您当前的位置:ca88 > 新闻中心 >

德清“第一锤”砸出吴江“两根丝”

作者:ca88 来源:ca88 时间:2020-11-21 20:12 点击:

  而说起这两根丝,原来与德清的渊源还不小。德清与近邻吴江同处杭嘉湖平源,千百年来的遍地蚕桑,曾经的家家茧丝,都在德清的全国缫丝压锭“第一锤”下开始发生前所未有的蜕变。

  1998年,全国缫丝压锭“第一锤”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钟管第一丝厂敲响,顷刻间,6000多台缫丝机变成了废铜烂铁。

  这一锤砸下后,心痛了的德清究竟获得了什么呢?在6000多台缫丝机被运到铸钢厂回炉化水完成轮回后,德清的传统轻纺行业也顺利地走上了转型升级的道路。

  10多年过去了,小丝绸、小印染、小砖瓦、小水泥这四大传统产业淡出视野,生物医药、特色机电、新型建材、新型纺织四大主导产业已成为德清乃至湖州工业参与国内外竞争的主心骨。

  生物医药的主力军——升华集团成绩可圈可点:2011年实现营业收入139.28亿元,再创历史新高。企业经营规模位居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国企业集团纳税500强、浙江省百强企业、浙江省民营企业50强,是湖州首家规模超百亿的企业,已连续13年蝉联湖州市企业规模效益的榜首。

  对比过去,德清在湖州的地位不可谓不辉煌。放眼吴江,我们却不能不保持谨慎的乐观。

  全国缫丝压锭之锤也同样打在吴江身上。让我们再来看看吴江这个近邻,当年的小丝绸、小印染这十几年蜕变后的今天是什么样子:

  ——做这“两根丝”的三家企业,同样是从20年前的乡镇企业发端,恒力、盛虹、亨通,2011年毫无悬念地再度入围中国企业500强榜单。

  ——恒力集团2011年销售收入520亿元,领跑世界纺织行业。董事局主席陈建华说,未来两年内,恒力在建项目全部投产后,总销售收入将超过1000亿元;恒力已是全球最大的织造企业,全球最大的超亮光丝和工业丝生产基地,企业名列“中国化纤行业竞争力排名第一”,产品品牌价值居全行业首位。

  ——盛虹集团董事长缪汉根说,盛虹2010年实现销售收入168亿元,2011年突破了260亿元,预计在未来三年内将达到500亿元,5年内瞄准千亿级台阶。

  ——亨通集团2011年销售又增加三成以上达到200多亿元,在全球九个国家设立分公司。亨通集团成为中国线缆行业连续十多年产销第一,同时也是国内光电缆传输领域产品系列最全、规模最大、综合实力最强的研发生产企业。

  苏州市副市长、吴江市委书记徐明说,企业家要有称雄世界、展翅高飞的目标和抱负,要以全球化视野,更加注重优化结构,更加注重自主创新,更加注重向产业高端攀升。

  在吴江这三位企业家的心里,已经蝉联多年的“中国企业500强”只是“过渡”。2011年的吴江进一步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誓师大会上,他们已经定下了全力冲刺跻身世界500强的目标。

  究竟是什么力量,让吴江在砸掉了传统、落后、低效的产业结构后,既能从传统丝绸产业中“蚕蛹化蝶”展翅高飞成现代新型纺织业,又能“金蝉出壳”地衍生出光纤电缆产业的?

  打开吴江恒力集团的官方网站,网站首页的正中醒目位置,赫然题写的是掌门人陈建华的一句名言:恒力的时代观——什么时代做什么事。

  这句话,总结了吴江恒力集团的发展历程,甚至可以概括整个吴江企业界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蜕变是痛苦的,又是成熟壮大所必需的。恒力集团在它的发展历程上有过两次非同寻常的“大坎儿”,清晰地诠释了什么是陈建华的时代观:

  第一次发生在1998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气势凶猛地袭击了国内的纺织行业。那一年,陈建华引进了306台国际先进的喷水织机,当时的价格是12.8万元/台,然而,亚洲金融危机开始后,喷水织机的价格一路下滑,最低时只要6.8万元/台,与此同时,坯布的价格也一落千丈,从1.5元/米跌至0.25元/米。那是企业成立以来遭受的最大的一次打击。

  但是陈建华想,只要人还要穿衣服,布就不会没有需求。于是,他决定逢低吸纳,继续大量购买设备,摊低设备成本,陈建华陆续购买了500台喷水织机。到了当年8月,制造业复苏,利润率回升,陈建华挺了过来,而且还为企业进一步扩大规模奠定了硬件基础。

  第二次发生在2008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迅速向实体经济蔓延,化纤行业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企业大多萎缩不前。然而陈建华却做出了一个决定,建设20万吨工业丝项目。可银行也觉得金融危机时期上新项目风险过大,结果没有一家银行肯给他们贷款。

  陈建华算的账是,当时不论是不锈钢、铜,还是电缆,甚至巴马格、TMT的设备,价位都跌至成本价,此时不启动,更待何时?经济低迷正是设备更新换代的大好时机。结果,原本需要投资20亿元的20万吨工业丝项目,陈建华只花了12.8亿元就做成了。顶着巨大的负债压力,陈建华还是让恒力化纤20万吨工业丝项目上马了。

  此后跻身全球第一的业绩证实,这一步又对了。如今的恒力,纺织业装备水平已经达到了国内领先,特别是纺丝设备水平已达到国际最高水平。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化纤设备,都能在恒力看到。

  从恒力化纤的每一步,我们都可以看到一家成功的企业走出的步伐,就是与时俱进,就是走出与时代合拍不掉队、人人皆无我独有的节奏:

  ——2002年 11月,恒力化纤有限公司正式启动,项目总投资32亿元,生产能力一下跃居全国化纤行业前列;

  ——2004年,恒力化纤40万吨熔体直纺A线万吨熔体直纺B线工程按计划顺利投产;

  ——2007年1月18日,总投资18亿元的恒力化纤2期年产20万吨超亮光丝项目建成投产;

  ——2009年,恒力集团投资75亿元兴建恒力(宿迁)工业园,全力打造宿迁织造基地,5000台高档织布机、5000台倍捻机开始进驻工业园。

  ——2011年德力化纤、恒力化纤65万吨聚酯瓶片等项目也相继开工,新增项目总投资额达100亿元。

  陈建华有个“猫蛇论”——寒冬里要做煨灶取暖的猫,一旦气候转暖马上可以上树,而不是冬眠的蛇。

  是的,恒力的时代观,是时代召唤的结果,就是转型升级观,就是与时俱进的差别化,是科学发展的差别化。在陈建华那样成功的吴江企业家身上,我们看到的就是脚踏实地做实业,做主业,瞄准行业内国际最先进的领域转型升级,在追赶中超越,在创新中发展,在错位中共赢。

  盛虹集团董事长缪汉根说起了当年的经历:几年前盛虹部分产品做到了0.5dpf(1万米0.5克),国内第一。随后两年,国外做到了0.3,称已做到工业化纺丝极限。盛虹是跟在外国人后面做0.3,还是超越这一“极限”?盛虹联合了国内外专家多年攻关,终获成功,攻克被称为“盛虹极限”的0.15———即绕地球一圈4万公里只要一斤二两超细纤维。

  这种领跑全球最新技术的滋味,盛虹尝到了。由此而一发不可收,盛虹超细纤维生产线%的市场,并行销世界。被业界誉为“全球超细纤维专家”,衍生出上百种超细纤维品种,牢牢掌控技术和产业制高点。

  在恒力的生产车间,公司总工程师温浩常常会碰到这样一个问题:科研成果是否会担忧被抄袭模仿?

  温浩的回答是:在高端纱线领域,模仿者的成本太高。一般来说,下游品牌企业要对供货商进行1~2年的认证,而很多本身缺乏研发能力的企业是不可能等待如此之长的时间。

  在恒力,每一天的销售收入都平均过半亿。那么是不是在“跑量”呢?走进每一个恒力的车间,都会发现这些车间生产的产品都不一样。

  “这是个性化的车间,企业会根据不同要求而生产,化纤企业最大的利润增长点在于新型纤维,附加值和毛利率均十分可观。普通纤维最多只有3%~5%的利润增长率,但新型纤维往往可以实现20%~30%的利润增长,一些高新纤维的毛利率可达30%以上。”温浩解释说。

  所以,看似吴江的两大巨头都做化纤,却做的是差别化的东西。恒力做仿真丝、仿棉纤维,而盛虹做超细纤维。“如果恒力、盛虹两个‘巨头’不实行错位发展,差别化经营,必然两败俱伤。”一位纺织界人士坦言。

  在吴江,同一个光纤电缆行业,现在上市企业就有三家。以亨通、通鼎、永鼎等三家上市公司为代表的每个优秀企业都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同样有着精彩的技术创新故事。亨通成功研发光纤的上游产品——光棒,花了4年、耗资6亿元突破这项技术打破了国外垄断壁垒,成为行业翘楚;吴江的另外一家上市光电缆企业——通鼎集团,一大特色是主攻铁路信号电缆系统;永鼎股份则率先在国际上提出生态电线电缆产品标准,并首家获得中国电线电缆绿色环保产品认证。

  三个“500强”为吴江民企提供了典范作用和示范路径。如今,吴江民企已有8家上市公司,4家进入辅导期,14家进入上市程序,还有近百家进入后备资源库。

  眼下,盛虹集团的重点项目——国望高科园区,又是一派热火朝天。60万吨差别化纤维扩产项目由于采取边建设、边安装、边生产的模式,今年将全部投产。

  也就是在今年投产后,整个吴江化纤板块,无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国际竞争力的技术还是产量,吴江都将实现世界第一。

  经济转型升级本质上是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调整,最终要落实到实体经济的存量调整和增量优化上。这就需要传统优势产业内产品创新和升级,需要产业链的延伸和拓展,更需要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培育。换言之,就是要坚持把培育新兴产业和提升传统产业有机统一起来,优化增量,调整存量。也就是要处理好“新”与“旧”的关系。

  德清与吴江同属于江南“丝绸之府”,十多年前发生在德清的“第一锤”,不仅没有吹响丝绸业转型升级的号角,如今看来是把当年的支柱产业敲掉了。吴江却从“第一锤”中焕发出“黑”、“白”两大产业:传统丝织产业再展青春,新兴电缆产业茁壮成长。

  这段历史告诉我们,在经济转型升级的进程中,谁转得快、转得好,谁就发展得快、发展得好。

c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