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ca88 > 新闻中心 >

请填调查表:《湖北厅官妻子遭警察围殴16分钟公安称打错了

作者:ca88 来源:ca88 时间:2020-11-12 07:43 点击:

  正义网7月20日报道 打错了。公安错打了政法委副厅级干部的家属。武昌公安分局派驻湖北省委大院的6名便衣警察错打了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58岁的妻子。 “大水冲了龙王庙,公安便衣把省政法委领导家属当做 对象给暴打了!而且这事,就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省委大门口。”昨日,网上热传“打错门”,网友纷纷以“太搞”、“很魔幻”、“生活比小说更有想象力”、“令人发指”发表评论,也有很多网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核实发现,网帖所述基本属实,被打者陈玉莲的丈夫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为副厅级干部。陈玉莲至今还在住院,她对南都记者称,公安方面的领导来医院道歉时说,打人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你这个大领导的夫人,被在场者当场反问“领导的夫人不可以打,那老百姓就可以打了?” 有网友评论说:问题不在于打人,而在于打错了人,打了领导的家属。以后领导及领导家属靠近政府大院时身上应该挂个牌子——我有身份,不要打我。 网帖惊曝 省委门口6名警察暴打“黄厅爱人” 这篇题为《惊曝!湖北省委门口领导家属被便衣误作信访对象暴打》的帖子称:6月23日上午,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某领导的妻子陈玉莲到位于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的湖北省委机关办事,在门口打手机给政法委领导时,突然从省委大院冲出6名男子,一个身着黑色圆领衫、红色短裤衩、戴着粗项链的光头男人照着陈玉莲头部就是一拳,又照其腿猛踢一脚。被打得东倒西歪、眼冒金星的陈玉莲质问:我是省委干部的家属,你们为什么打我?但继续被打。 网帖称,6人围住她左一脚,右一脚,像踢足球一样在她身上猛踢,数次把她打倒在地。她挣扎着爬起来,其中3人又一拥而上,同时用脚猛踢她的下身,再次把她踹倒在地,上身和头部磕碰在岗亭铁栏杆上。6名男子围殴她16分钟 帖子称,现场一位认识陈玉莲的邻居上前劝说,“她是省委大院领导的家属,你怎么也打?”“这不是你们的事,不用你们管。”陈玉莲的另几个邻居也从省委对面小区跑过来,说,“她是省政法委‘黄厅’的爱人,你们不能打了。”6人便说,你们叫她家里来人把她弄走。又过了近半个小时,趴在地上神志不清的陈玉莲,被人用车拉到了省信访中心的一个公安室,被两名警察看守。 陈玉莲缓缓清醒过来后,打电线分,陈才被解救出,送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经医院诊断,陈被打成脑震荡,软组织挫伤几十处,左脚功能障碍,植物神经紊乱……她躺在病床上,浑身哆嗦,呕吐腹泻不止,连续发烧,身心受到重创。 当日下午5点多钟,武昌区委政法委副书记,武昌区公安分局政委,水果湖派出所所长等一行看望陈玉莲。分局政委说:“领导知道这事后很重视,你看我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并说,“误会,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这个大领导的夫人”。 发帖者还对这位分局领导的话进一步质疑:从领导这话不难发现,一是打人是正常的,只不过今天打错了,所以称误会;二是因为你不是一般 群众,而是省委大院领导家属,所以误会了;三是打人也是工作任务。 监控录像 录像全程记录殴打16分钟 “其中一个人两只手抓着我姐两条胳膊,像是日本相扑的动作,把我姐甩在地下,脑袋和四肢全部着地”。 南都记者调查核实发现确有陈玉莲其人,她的丈夫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黄仕明本人昨天下午向南都记者证实了爱人被打一事。 陈玉莲被打过程,被省委南大门几处监控摄像头全程摄录。看过录像的陈玉莲家属告诉记者,录像非常清晰,施暴过程“惨无人道”,从6月23日上午9点10分到9点26分23秒,殴打过程持续了超过16分钟。 “简直就像一群疯狗。”看过录像的陈玉莲妹妹陈翠莲告诉记者,“打人的那个光头,满脸横肉,人高马大的,一上去就把我姐姐的提包一脚踢飞几米远,对着头就是一拳,照着大腿又是一脚。他们的装束既不像工作人员,也不像好人,更不像人民警察,看上去完全就是黑社会。” “后来又有四个人一起上,一个人拉着手,三个人用脚踢,推倒在哨兵的铁护栏上。我姐姐挣扎着想爬起来,又被他们打倒在地,其中一个人两只手抓着我姐两条胳膊,像是日本相扑的动作,把我姐甩在地下,脑袋和四肢全部着地。”陈翠莲描述录像。 陈翠莲说,“姐姐身高不到1.6米,体重只有82斤,打人的六个人身高全在1.8米以上。我们到医院看到姐姐身上到处都是青斑,家里人没有一个不掉眼泪的,姐姐几次都不想活了。”陈翠莲还说,姐姐右臂残疾,当知青时因劳动受伤,骨折后变形,至今仍是弯曲的。 陈翠莲还介绍,由于被打的是省政法委干部家属,省市领导非常重视,“光我知道,省政法委有15个领导都看过这个录像,武汉市公安局的一把手也看过。”事后家属强烈要求将录像曝光,但直到目前“录像仍被有关部门封存”。 “我在想,如果被打的不是我姐姐,如果是一个农民被打了,是一个普通人被打了,他们领导还会这么重视吗?我甚至想,他们可能连公安干警的身份都不会承认。”

  说说我为什么发起投票, 缘起昨天我把打错门的新闻告诉身边的朋友和同事,得到100%的回应竟然是:抵死啦.....不得不承认,我看报道时,也或多或少带点幸灾乐祸的心态,但同时我也深刻地意识到,这个社会,造就了多么扭曲畸形的价值观,难道我们不是从小就被教育,打人是不对的吗,以强凌弱是可耻的吗,于是我有兴趣知道大部分人对这事的想法,以证实问题确实存在.

  今天看南都的后续报道, 官太确有冤情需要上访, 但被打当天并非进行上访,她的老公因打错门备受压力,被领导找谈话提醒要注意纪律,回去应教育老婆不要闹大,更要考虑打人者脱掉那身衣服后可能会报复等等,但被打者家人态度强硬,说情愿离婚也要抗争到底.....情节一波三折,扑朔迷离,尤胜剧情大片. 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被打者的领导老公的形象与我们一向熟悉的D干部那么不同呢, 官至高位,老婆无端被打不说,喊冤还可能让自己乌纱不保,在这个荒谬体制下,真是谁都不容易啊! 我们该痛恨谁,同情谁,批判谁,帮助谁,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谁来告诉我!

  我以为不会是简单的“打错了”,仅从报纸上的新闻中已看出有很多诡异的地方,再深思,D在这几十年来的历次整风、斗争、革命等运动中某些手法在今次事件中亦有所体现。

  抛开其他不讲,单是从一个公民居然在省委大院门口哨兵的身边被打十六分钟这件事来看,皇帝自己扯掉了“新衣”,赤裸裸地走出来了,如此看来民主、文明离我们还很远很远……

  ===========================================================================================

  我认识该名厅官,此次的案件是有阴谋有组织政府内部事件。事情源于10年前的一个医疗人命案,一名女孩生病去武汉市人民医院就诊,因为医生马上要下班,换班的医生还没有到,所以快下班的医生不愿意治疗,导致该名女孩延误最佳治疗时间,不治身亡。而该女孩是此次事件被打人的女儿。

  因为女儿的离奇死亡,作为厅官父亲要求调查真相,于是委托武昌公安局进行调查。武汉市人民医院原本以为死的是普通老百姓,谁知道是政法委副主任的女儿,在知道捅了马蜂窝后,曾多次私下找该厅官私了,但没有想到,该厅官不愿意。于是医院私底下曾多次表示就是花几个亿也要把这个案件压下去。武汉市人民医院便开始大肆收买武昌区公安局官员,私自损毁医疗档案,把涉案医生全部送出国旅游,武昌区公安局以涉案人出国为由放弃调查。该厅官又找到湖北省公安厅,希望能积极调查。但医院随后也收买了公安厅的领导,此案件也是无法调查。

  此时该厅官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有个利益集团在干涉,于是开始动用关系与之抗衡,首先该厅官找了许多人大代表在省人大会上反映该案件,但也是无果。随后又找当时的湖北省委书记俞振声出面调查,但也是没有任何结果。在此期间,曾有多名省直官员找过该厅官让他私了,该厅官不服气。于是直接告去中央,中央个别领导知道后,决定成立专案小组,派往武汉调查,但没有想到该调查组的组长曾与该厅官有过过节,再加上该医院的利益集团予以拉拢,使该医疗案件将近10年没有结果。

  而该名官员也因此与湖北省的利益集团结下梁子,该厅官在级别和待遇上饱受歧视。至今该医疗案件还在调查中,由于该事件牵扯到中央和对方。那随后的这件暴力事件,无非是湖北省内利益集团对该厅官的一次警告,也是政府内部之间的一次对决,而该事件更是利益集团有预谋有组织的政府内部事件

  黄仕明的官并不小,唯一的宝贝女儿怨死让其一直固执至今。一个在10年前就有如此地位的黄仕明在10年后为何越混越差,可以说都到了穷途末路了。各位看官要多了解真相。警察不是打错了人,是故意打的,打的人就是黄仕明他老婆。一点都没错,在一个社区住了几十年的领导老婆他们会不认识?

  据南都前后的介绍,1、被打者前一天与政法委副书记约好第二天见的面;2、被打者就住在省委对面的省委宿舍,距离10米左右;3、省委里有饭堂,被打者一直在里面进出,不可能完全生面;4、卫兵让被打者先与副书记打招呼再进去(这是政府部门的惯例),被打者刚打电话就在卫兵的眼皮下被人打。这样看来不只是打错人那么简单。另在此事捅出来的前几天,湖南也捅出了官员的讲话记录被公开的事,其中就有要把上访者视为敌对势力来上手段,再是今天又披露了因为打疫苗而出问题的家长因上访在卫生部门口被打,有人还被打断了几条肋骨。综合几单事情大家还会认为用那么暴力的手段对付上访者只是个别地方的个别行为吗?

  以下内容为转载,不知道是真还是假,但比“打错人”这个更让人相信===========================================================================================我认识该名厅官,此次的案件是有阴谋有组织政府内部事件。事情源于10年前的一个医疗人命案,一名女孩生病去武汉市人民医院就诊,因为医生马上要下班,换班的医生还没有到,所以快下班的医生不愿意治疗,导致该名女孩延误最佳治疗时间,不治身亡。而该女孩是此次事件被打人的女儿。因为女儿的离奇死亡,作为厅官父亲要求调查真相,于是委托武昌公安局进行调查。武汉市人民医院原本以为死的是普通老百姓,谁知道是政法委副主任的女儿,在知道捅了马蜂窝后,曾多次私下找该厅官私了,但没有想到,该厅官不愿意。于是医院私底下曾多次表示就是花几个亿也要把这个案件压下去。武汉市人民医院便开始大肆收买武昌区公安局官员,私自损毁医疗档案,把涉案医生全部送出国旅游,武昌区公安局以涉案人出国为由放弃调查。该厅官又找到湖北省公安厅,希望能积极调查。但医院随后也收买了公安厅的领导,此案件也是无法调查。此时该厅官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有个利益集团在干涉,于是开始动用关系与之抗衡,首先该厅官找了许多人大代表在省人大会上反映该案件,但也是无果。随后又找当时的湖北省委书记俞振声出面调查,但也是没有任何结果。在此期间,曾有多名省直官员找过该厅官让他私了,该厅官不服气。于是直接告去中央,中央个别领导知道后,决定成立专案小组,派往武汉调查,但没有想到该调查组的组长曾与该厅官有过过节,再加上该医院的利益集团予以拉拢,使该医疗案件将近10年没有结果。而该名官员也因此与湖北省的利益集团结下梁子,该厅官在级别和待遇上饱受歧视。至今该医疗案件还在调查中,由于该事件牵扯到中央和对方。那随后的这件暴力事件,无非是湖北省内利益集团对该厅官的一次警告,也是政府内部之间的一次对决,而该事件更是利益集团有预谋有组织的政府内部事件黄仕明的官并不小,唯一的宝贝女儿怨死让其一直固执至今。一个在10年前就有如此地位的黄仕明在10年后为何越混越差,可以说都到了穷途末路了。各位看官要多了解真相。警察不是打错了人,是故意打的,打的人就是黄仕明他老婆。一点都没错,在一个社区住了几十年的领导老婆他们会不认识?

  高官的女儿生病到医院,竟因延误治疗而死,有点不可思议.连我们普通老百姓有点常识的都知道,要住院什么的,先找个有熟人的医院,再疏通一下主治医生,让其关照一下.女儿生病, 只要厅官打个电话,相信医院必当上宾对待,别说治病,不把人养得肥肥白白都不给出院.不管内幕真相是什么,这黄厅不是太清廉就是太倒霉了,女儿枉死了,老婆被打了,他呆那个位置无异地狱, 他还赖着不舍干吗,难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从这一点上来看,还真是个GCD!

  高官的女儿生病到医院,竟因延误治疗而死,有点不可思议.连我们普通老百姓有点常识的都知道,要住院什么的,先找个有熟人的医院,再疏通一下主治医生,让其关照一下.女儿生病, 只要厅官打个电话,相信医院必当上宾对待,别说治病,不把人养得肥肥白白都不给出院.不管内幕真相是什么,这黄厅不是太清廉就是太倒霉了,女儿枉死了,老婆被打了,他呆那个位置无异地狱, 他还赖着不舍干吗,难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从这一点上来看,还真是个GCD!

  大媂转载有误,人民JC部门已经有说法了,厅官妻子不是“遭警察围殴受伤”,而是在“拉扯”时受伤的。厅官妻子受伤是因为“民警肖邦明、郑志强、蒲全鸿在拉扯中行为粗暴,致陈玉莲受伤”,真相大白于天下,感谢伟大的D,感谢伟大的GJ!

  “7月20日,荆楚网记者从武昌公安分局了解到:依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有关规定,已对3名在执勤中行为粗暴的民警作出处理决定,对民警肖邦明给予记大过处分并调离公安机关,对民警郑志强、蒲全鸿给予记过处分。

  6月23日上午9时10分,省妇幼保健院退休护师陈玉莲在省委南门越过警戒线时,被执勤武警战士拦住询问,并要求出示证件。此时,正在执勤的武昌区公安分局水果湖街派出所民警要求陈退至警戒线外,民警肖邦明、郑志强、蒲全鸿在拉扯中行为粗暴,致陈玉莲受伤。随后,陈玉莲被送至医院检查治疗,经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结论,陈玉莲受到轻微伤。事发当日,市、区公安机关负责人到医院看望慰问了陈玉莲并向其赔礼道歉。”

  公示下那门口的五个摄像内容不就有真相了,到底是拉扯还是殴打。 拉扯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啊,事不关已我还是高高挂起吧

c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