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ca88 > 新闻中心 >

业绩波动净利润下滑泰坦股份二度闯关IPO

作者:ca88 来源:ca88 时间:2020-11-19 09:04 点击:

  五月上旬,浙江泰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坦股份”)更新了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20年4月28日报送),拟在中小板登陆资本市场。

  本次IPO泰坦股份拟公开发行54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拟募集资金约4.6亿元,募集的资金将分别用于营销网络信息化平台项目、年产3000台套纺智能控制系统研发和制造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现金。

  此番是泰坦股份第二次冲击资本市场,但仍存在业绩持续下滑、坏账额超过净利润、被质疑存在落后产能、核心高层年迈接班问题待解的泰坦股份面临问题重重,为其第二次IPO增加了变数。

  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泰坦股份主要从事纺织机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下游行业为纺织行业,纺织企业主要应用泰坦股份产品对棉、麻、毛纺、化纤等原材料进行纺织、织造;按照产品的功能来看泰坦股份主要产品包括噢纺纱设备、织造设备和印染设备三种类型,其中纺纱设备主要包括转杯纺纱机、自动络筒机、倍捻机等产品,织造设备主要包括剑杆织机、喷气织机等产品,印染设备主要为染色机。

  从国内纺织市场来看,市场面临产业升级,纺织行业景气度低迷,深处行业之中,为下游行业提供纺纱、纺织机械的泰坦股份过的并不舒坦。

  招股说明书显示,在2017年-2019年的报告期内,泰坦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6.7亿元、7.32亿元和5.83亿元;报告期内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7189.82万元、6905.49万元和5940.42万元。从泰坦股份在报告期内的业绩情况来看,其营业收入波动幅度大,呈现出不稳定的状态,2019年更是出现20.37%的下跌;净利润方面则是连年下滑,在报告期内下滑幅度分别为3.95%、13.98%。

  对此,泰坦股份在招股说明水中解释称2019年受中美贸易摩擦等因素影响,下游纺织行业增长出现阶段性放缓,投资者投资意愿不强,纺织机械行业景气指数有所下滑,导致其收入和利润都有所下滑。

  而今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泰坦股份在招股说明书中更进一步坦言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业绩存有下滑的风险。招股说明书显示,泰坦股份出口国相继采取疫情防控措施,阻断了跨国间的正常业务往来,从而对其境外销售有一定的影响,进而存在导致业绩下滑的风险。

  泰坦股份在招股说明书中已经透露出疫情将影响其海外业务销售,或将导致其业绩下滑。实际上,在疫情之前泰坦股份在海外业务的拓展已经出现了瓶颈。

  泰坦股份的主要出口国包括印度、土耳其、越南、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在报告期内泰坦股份的海外销售额分别为7918.16万元、1.85亿元和1.95亿元,海外销售收入占其总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1.94%、25.41%和33.76%。不过国外纺织行业也呈现出低迷的状态,增长态势不乐观,人工成本上涨、国际贸易不确定因素等影响到纺织行业的景气度。泰坦股份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其正在加大海外市场的拓展力度,但由于诸多不确定因素,海外经济存在一定复杂性,导致其海外拓展也存在不确定性。

  身处产业升级、景气度下滑的纺织行业,泰坦股份的业绩情况实际上也反映出纺织行业现状。在报告期内泰坦股份得益于海外市场,2018年实现了营收增长,但2019年外贸环境变化、市场需求减少期营收下滑。不仅如此,泰坦股份的应收账款的占比幅度高居不下;招股说明书显示在报告期内泰坦股份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71亿元、3.4亿元和3.13亿元,占销售收入比重分别55.41%、46.45%和53.71%,占比高居不下,远多于净利润。

  此外,在报告期内泰坦股份分别提了0.69亿元、0.85亿元和0.84亿元的坏账,而同期泰坦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7189.82万元、6905.49万元和5940.42万元;从数据对比来看,2018年和2019年泰坦股份坏账额提损失已经超过了同期的净利润。

  今年4月证监会下发针对泰坦股份招股说明书的反馈意见,其中要求泰坦股份补充披露是否存在被国家列入限制类产业或淘汰类落后生产工艺装备、落后产品的情况,是否存在需被淘汰的落后产能,如果存在,要求泰坦股份分析对生产经营的影响。

  笔者获悉,入纬率小于600米/分钟的剑杆织机,入纬率小于700米/分钟的喷气织机接连被《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2013年修正)》和《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列为限制类。

  对此泰坦股份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称其主要产品技术参数均高于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2013年修正)》和《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中限制性指标,不存在被国家列为限制类产业或淘汰类落后生产工艺状态、落后产品。

  实际上,这是泰坦股份第二次冲击资本市场。2016年6月泰坦股份报送IPO申请材料,2018年3月报送申报稿,2018年3月末其审核状态从“已反馈”变更为“预披露更新”,2018年5月18日泰坦股份名列上会名单之中,但仅四天有余5月21日晚泰坦股份紧急撤回上会材料,筹备两年的IPO戛然而止。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期间泰坦股份被抽中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的现场检查,但并未因发现问题被处罚或罚退。

  彼时,泰坦股份董秘表示一方面是为了公司更好的发展,另一方面是净利润规模较小、利润比较低,应收货款比较高。

  据悉,2018年上半年IPO新监管要求一是IPO在审企业三年净利润合计要超过一亿元,二是主板要求最近一年净利润超过8000万元,创业板不低于5000万元;彼时,泰坦股份的净利润合计虽然高于一亿元,但是最近一年的净利润低于8000万元。

  二度闯关的泰坦股份除了业绩问题之外,还面临着接班人缺乏的问题。招股说明书显示泰坦股份前身为新昌二轻经营公司,1998年进行改制其股权,2011年进行增资扩股,集团所有权在厂内员工中量化最终转化为大股东泰坦股份投资的股权。

  天眼查数据显示,陈其新为泰坦股份的董事长,与其子陈宥融共同构成泰坦股份的实际控制人,陈其新与其子通过绍兴泰坦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新昌县融泰投资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泰坦股份超过50%;绍兴泰坦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是泰坦股份的最大股东,陈其新为其大股东。

  公开信息显示,陈其新已经年过7旬,而其子仅间接持有泰坦股份不足3%的股权,对于泰坦股份而言如若成功上市,即将面临掌门人更换、股权交接的问题。不仅如此,新昌二轻经营公司变更为的泰坦股份的中高层、董事很多年过6旬,也存在退休、二代上任的问题,但上任之后能否齐心协力也或将成为泰坦股份所要面临的问题。

  二度闯关资本市场,摆在泰坦股份面前的仍不是一条好走的路,如何避免波澜坎坷也是其当前的难题。

ca88